返回

家具厂首页 > 资讯中心 > 酒店频道 >

时间:2019-07-05 16:07   文章来源:上海品源家具厂原创   作者:上海家具厂susu

导语:。公投,一度被视为一种相对更为民主的决策方式。公投过程中产生的民主思辨,也的确是一种可贵的价值贡献。今天品源家具为大家介绍一下。

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十大“公投”提案同时进行的全民表决,这一年也被视作台湾的“公投元年”。

 

--办公家具定制概述

 

在这次“公投”中,甚至出现了婚姻平权和性别平等教育相关的项目,但“公投”结果最终宣告两项平权案全部失败。

 

--办公家具定制理念

 

公投,一度被视为一种相对更为民主的决策方式。公投过程中产生的民主思辨,也的确是一种可贵的价值贡献。

 

--办公家具定制思路

 

在目前许多较为发达成熟的宪政民主国家,尽管具备公投所需的条件和可能性,却依然很少进行全民公投。

 

因为公投的复杂性,同样逃不开“天时地利人和”等种种因素的影响,甚至还可能造成“多数人暴政”。

 

在这场选举里,绿营——也就是目前“执政”的民进党“政府”,遭遇空前大败。曾经被人认为已经衰落、成不了气候的国民党反倒卷土重来,再度回春。

 

但这次选举关系到的,并不只是台北市、高雄市市长由哪个党派人士当选,选举其实相当复杂。

 

在台湾这种选举被称作“九合一”选举,除了万众瞩目的所谓“直辖市长”、“县市长”之外,还包括乡镇长、村里长,以及乡镇市民代表等九种“地方公职”选举,并且要在同一天之内选出,总共筛选九回不同层次、不同层级班底的官员以及“议会人员”。

 

但是这一次选举的特别之处在于,台湾还同时举行了“公投”。而且这次“公投”还是破天荒的,甚至不知道是不是现代世界政治史上第一回,一次性推出十项议题交由台湾的选民进行全民表决,这十项“公投案”里还有一部分相当具有争议性,比如“反同性恋婚姻公投”。

 

这样的做法非常少见,一些台湾朋友认为,这使得台湾很有面子,真是一次“民主之光”。

 

但是也有很多人认为,这么多投票、选举都在一天内举办,结果就导致程序上、技术上非常复杂,复杂到什么程度?部分选举和投票几乎同时进行,这边已经准备开始开票点票,那边却连投票都还没完成,造成了计算程序的复杂。

 

公投本质上仍然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。很多人认为,民主国家、民主政府好像都会进行公投,把一些重要的事情交给全国公民一人一票地进行投票抉择,这不是很民主吗?

 

比如这次台湾的“反同婚公投案”,其中已经存在一个争论:不少人认为,同性恋能否结婚是一个关乎基本人权的问题,基本人权还能进行公投吗?

 

但也有人反驳,世界上同样有别的国家和地区进行了类似的公投,譬如几年前爱尔兰就举办过一次同性婚姻是否合法的全民公投,在那一次投票之后,爱尔兰终于正式承认同性恋婚姻合法。但是即便别的国家已经进行过这样的公投,并不表示对人权相关议题进行公投的合理与否就不重要了,究竟用这些议题进行公投是否会违反人权?

 

我们现在假设一个较为荒谬的例子,假设我们国家也要进行一次公投,公投的题目假定为:凡是年薪超过100万以上的我国公民,都必须将其收入的20%贡献出来作为慈善基金,用以公共的慈善事业。假使我们以这个议题来公投,如果整个社会情绪依旧是非常仇富的情况,这项公投案很有可能会被通过。那么从此以后,在中国凡是年薪超过100万的人,都必须狠狠割让薪资的1/5分给公益事业。

 

注意,这里并不是要税收,而是要剥夺他人财产范围内的部分利益和权益,割让出来分给别人。可是问题来了,我们凭什么用公投的方式去分割他人财产呢?这牵涉到私人的财产权,这是一项基本人权,还可以拿来公投吗?

 

甚至我们可以设想更荒谬的例子,比如我们是否能为了节省医疗资源,就公投决定以后年过80的病患就不再予以医治?这类事情能进行公投吗?当然不能,或者应该说,大部分人都不会同意用公投决定。

 

因此,我们首先就必须清楚什么事项可以进行公投,而什么事项是不能够以公投定论,这其实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。

 

第一个条件就是,公投议题的结果不可违法,不可违反该国家或地区的根本大法,比如宪法。

 

以台湾的“反同婚公投案”为例,其中便涉及一个很复杂的法律问题。以反对同性婚姻的结果来看,以后台湾如果要讨论同性恋婚姻的“立法”问题,是无法以台湾现有“民法”来“立法”,而需要另开设一项专法,以规定与同性婚姻相关的法律法规。

 

可是台湾当地的最高司法机构——台湾的“大法官”会议,在一两年前才解释过,现行的台湾“民法”把婚姻限制在异性恋里,其实已经违反了“宪法”。

 

也就是说,“民法”并不能够将婚姻限制在异性之间,还须要包括同性,否则就是“违宪”,随后他即要求台湾的“立法机关”限期修改。

 

可谁想民进党“政府”居然又拿这个问题出来“公投”,就导致了现在的公投结果,不能在现行“民法”下让同性婚姻合法化,可这个结果不就等于已经违反“宪法”了吗?

 

这样一个简单的法律上的问题,居然都能够出错,这在公投里,就是所谓的“技术活”了。

 

我们要注意,全世界许多较为发达成熟的宪政民主国家,他们即便都有公投的相关法律,也都具备公投的可能性,但是实际上这些国家却很少进行全民公投。

 

比如德国在二战之后从来没有举行过公投,法国则大概举行过五六次,为什么?因为在法国,已经对公投这件事设计了非常多的门槛,要能够成功提出一个提案,再付诸全民表决,这种机会非常难得。

 

为什么法国要对公投设立如此重重限制?这是因为他们很担心一个问题,那就是会否造成所谓的“多数人暴政”。

 

这是因为,第一可能牵涉到刚才已经讨论的人权问题。假设某一议题,51%的人赞同,49%不赞同,这就会意味着,这49%的人心目中某项重要权利,以后就将被那51%的人剥夺掉了,如何解决难以协调。

 

第二,投票这项事情真的是所谓“天时、地利、人和”。譬如今天天气不好,可能就有些人懒得出门投票;又有些人可能一向政治冷感,对很多议题并不上心,结果那些对这个议题最积极的人,可能是有最强烈赞成或反对意见的人,便会动员最大力量参与投票。结果到最后,整个国家的投票率可能非常之低,或许只有20%左右,那么是否就能由这20%左右的人,替整个国家的民众决定了他们的未来呢?

 

德国的情况就更为复杂。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,魏玛共和国时期的德国,有一套号称是“西方史上最完美的宪法”,即《魏玛宪法》。《魏玛宪法》非常民主,里面也包含公投相关法规,也很方便让大家举行全民公决。

 

结果就在德国的民主社会还并不成熟,公民社会发展还并不良好的时候,希特勒便是通过全民公决来夺权的,结果这就构成了德国人心中几乎是永远的心理伤害。

 

所以二战之后,虽然德国的新政府宪法也有公投,但是至今为止从来都没有举行过任何一场公投。

 

从语言文化的角度来看,这个国家应该是要四分五裂的,但是它不但统一得很好,二战时期也没有见到讲德文的瑞士人跑去支持希特勒的。

 

另外,瑞士这个国家还人人具有持有枪械的权利,人均拥有枪械的比例甚至比美国还要高。可为什么我们经常听说美国有枪杀案件,却很少听说瑞士的枪击案?

 

目前为止,瑞士平均一年一个人大概要经历五次公投。这些公投有的是全国性的,有的是地方性的,这个地方性能够地方到什么样的程度呢?比如一个瑞士的小镇要盖一座人行天桥,也要进行公投。

 

瑞士国家的公投其实是有传统的,在整个世界史上,都是一个最古老的拥有公投制度的国家。

 

1875年,瑞士就第一次实行了全国公投,直到现在都没有中断过。而那种所谓的地方性公投,几乎是从中古年代就已开始。

 

因为那个时候的瑞士,就已经在很多地区实行民主了。所以为什么常说瑞士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民主国家之一,很多中古时代的瑞士城市或城镇,他们没有国王、没有贵族,很多重大议题都要交给市民大会来表决,也就是地方人民一人一票进行表决,当然过去还是有分阶级的,有一定阶级才能投票,后来才逐步全民普及。

 

等于说,你要敢于在他人面前,包括在你认识的人身边,说出你与他人非常不一样的意见和立场,并且不怕别人耻笑,也不怕他人反对。即便你意见和立场被他人否决了,你也不需要担心别人以后会以一种鄙视的眼光来看待你。

 

公民素质更为良好的地方,即使大家在某个议题上的立场相悖,看法不同,也不会因此就绝交,大家都会认为投票是投票,政治议题归政治议题,当这些议论结束后,自己的生活和彼此相处也应是照常。这其实真的还是一种民主上的素养。

 

我们再回头看台湾的这次“公投”,还有一个复杂之处,就是这10大“公投案”下面都没有提供非常详尽的资源包,以说明“公投”的内涵与解题。

 

那些“公投”的议题,也设立得并不好,多是双重否定句,这对于很多人而言,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为什么而投票。

 

比如台湾的这次“公投”中,已经提到要否建立、重开核电厂这件事情,而这里面正反双方其实讨论得非常复杂,非常细致,非常专业。那么投票的人是不是都已经了解这其中专业复杂的事项呢?这就是很大的问题了。

 

可在瑞士,他们是怎么公投的?每次一有公投提案出来,就会向民众分发一份小册子,有时候甚至厚达30多页,其中会详细解释一番公投的题目,公投造成的后果会是什么,提出这个公投提案的人理由何在,以及政府对这件事持赞成还是反对态度,并且还会说明背后的理由。

 

在小册子里将正反双方的理由都阐释清楚,再交给公众,隔一段时间让大家对这件事情能进行一段充分的讨论。

 

为了要让公众真正充分理解公投是怎么回事,在瑞士,任何一个公民就可以提案。这个公民提案又是如何进行?就是要求提案的任何一个瑞士人,必须努力在18个月内拿到10万人联署,然后把联署名册与提案送到中央联邦政府,首先确认提案是否合法,随后查看文字表述上是否详尽清楚,不至于模棱两可,再由国会复查。

 

当然,瑞士也还有过很多奇葩的公投,比如有一个提案主张政府要给全民每月发放一笔经费,什么都不用做就给大家发钱,好不好?很多国家的公众可能会觉得这简直太好了,结果瑞士人却把它否决了。

 

还有一回,有人提案要求提高最低工资标准,你可能也觉得这是好事,结果还是被否决了,为什么?因为瑞士人已经可以很理性地去思考,如果政府发放一笔经费给公众,政府的钱哪里来?如果提高工资标准,那么接下来税收是否就会间接变得更加沉重,对企业造成极大的负担,经济可能就无法发展。

 

所以,因为瑞士人已经懂得如此来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,他们的公投就自然进行得尤为顺畅了。

 

 本期提问【提问者 | Vens 】:道长道长~我在周末的时候发了一条关于台湾“九合一选举”的朋友圈.很多朋友留言“关你什么事”.我就在反思.当我们“平民百姓”关注政治的时候是不是有点“多管闲事”?或者说对个别朋友来说政治只是个别人的兴趣爱好?政治离我们日常生活那么近确又那么远.我们应该以怎样的态度面对它呢?(道长面对政治这个话题您会以什么态度.怎么看吗?)

 

品源上海家具厂 | 商用家具一站式采购 | 从商业办公到地产、公寓、酒店

办公家具 | 学校家具 | 医院家具 | 图书馆家具 | 酒店家具 | 公寓家具 | 餐厅家具 | 货架

家具定制品牌 |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:137-6165-8093 | 官网:http://www.china-pinyuan.com/

品源服务信息

成立时间

2002年成立,集家具设计、生产、制造、销售和服务于一体,提供办公空间设计施工、办公家具制造、智能办公系统为一体的整体办公解决方案。

企业资质

注册资金1100万,并在家具行业率先通过GB/T 19001-2008/ISO 9001:2008质量管理体系认证、GB/T 24001-2004/ISO 14001:2004环境管理体系认证、职业健康安全管理体系认证。

全国服务

现以上海为轴心,并设有杭州、无锡 、合肥三家分公司,经销商覆盖全国重要省市,致力于全国客户的办公家具采购服务。

生产基地

位于上海市青浦区,占地60,000平方米,总建筑面积达100,000平方米。
地址:上海市青浦区西岑镇练西公路3580号

  • 上海徐汇区办公家具展厅-品源办公家具

    总部展厅

  • 上海闵行区办公家具展厅-品源办公家具

    青浦展厅

  • 上海奉贤区办公家具展厅-品源办公家具

    奉贤展厅

Location

徐汇展厅:上海市徐汇区虹漕路421号(虹漕园)

青浦展厅:上海市青浦区西岑镇练西公路3580号

奉贤展厅:上海市奉贤区辉煌路

生产基地:上海市青浦区西岑镇练西公路3580号

Contact

137-616-58093

在线客服